CentOS 脈搏 #1005 —— 2010 年 7 月 10 日

[INFO]

你想收到 CentOS 脈搏出版的通知嗎? 我們在 centos-newsletter 這個唯讀的郵件列表,透過摘要及連結發佈新出版的 CentOS 脈搏。你可以 在這裡訂閱。另外你可在 http://feeds.feedburner.com/feedburner/PZYQ 找到電子報的 RSS 頻道。

[INFO]

更新。 其它翻譯版本包括簡體中文英文。多謝我們的翻譯者所提供的協助。

1. 前言

歡迎來到新一期的電子報。今期的電子報滿載來自社區、匯報給社區的資訊。我們做了一個有趣的專訪,而且開啟一個透過監視 Twitter 的專欄,好獲得更多回饋。一如既往,我們亦收錄了笑話及提示。

請享受你的閱讀。

電子報小組敬上

Geerd-Dietger Hoffmann

2. 發佈

我們在這裡要概述在過去一個月內出現的一些官方發佈。

2.1. CentOS 6 試用版

在過去數月與社區內不同人仕的交談中,這是一個經常出現的題目。似乎不少人都預計將會公開發佈 CentOS 6 試用版。老實說,其實沒有這樣的事。讓我來解釋原因。由於我們的一切源自上游供應商,而且不會修正任何東西(為求維持重要的百份百兼容性),所有問題在上游的源代碼內得以修正對我們最有利。假若真的有一個 CentOS 6 試用版,很多誤錯將不會被匯報 —— 因為人們不會採用內置的匯報工具、等等。因此,一個 CentOS 6 試用版非但無法帶來好處,反而有損系統的整體質素。當然,在 CentOS 計劃內,某些人會開始研究所需的步驟及科技,並預備最終發行 CentOS 6,但它只會在上游的產品,RHEL 6,版本被公佈後才會發行。

Geerd-Dietger Hoffmann
Milos Blazevic

3. 專訪

首先你可否介紹一下自己?(工作、居住地點、等……)

我的名字是 Milos Blazevic(原名 Miloš Blažević),我在塞爾維亞的貝爾格萊德居住及公作。接近我在貝爾格萊德大學修讀資訊系統及科技學位的尾聲,我開始尋找公作。因此,在過去兩年我在一間名叫 List Solutions 的 DASP(Dell 授權服務供應商)內任職系統管理員/系統工程師。期間,我有幸設定一台 EMC Clariion CX4-120 儲存系統,及一台 Clariion AX4-5F。可惜我卻沒有機會「親身體驗」它們,因為它們都是在訂購後被運送到現場進行安裝及設定,而伺服器內安裝了微軟的操作系統 :-(。

你的首部電腦是甚麼?

我記得我的首部電腦是台運行 Windows 95 的 PC486,是與我的哥哥共同使用的,因此同步安裝另一個操作系統已經是件創舉。 :-) 當時是 1996 年。

你是如何開始採用 *NIX?

大約四年後,自從在電視上見過後,我決定要學會靠觸摸打字,因為這樣看起來很酷 ;-) 當然它亦有用途。一件事引發另一件事。因此過了不久,我便以部份時間的方式來設置電腦,而在這段期間我聽聞關於以 Unix/Linux 內核為基礎的操作系統。現在我已記不起要學 Linux 的意念從何而來,但在開始時我被推薦採用 Red Hat Linux。有見及當時是 2001 年,相信這也是對初學者來說最合邏輯的選擇。剛開始時我的進度較慢,受制於沒有正規的互聯網連線(我擁有一個提供 14.4Kbps 頻寬的 Connexant HSF 調解器,應用 Google 的功力亦有限)。我只能依賴數本質數低的書本,因為它們的翻譯很差(基於無法取得原著)。

你是如何開始參予 CentOS 及它的社區?你主要在哪方面作出貢獻?

唔,經過數年以 Fedora 作為主要的桌面操作系統(後期更是唯一的操作系統),我對 Fedora 的功能與及它的演變感到失望。因此經過一年時間持續應用它,我終於放棄了並轉用 CentOS(順理成章地取代 RHEL)作為 Fedora 的穩定替代品。

由那時開始,我開始在所有地方安裝它,包擁我在公司採用的筆記型電腦。該電腦內置了一張 Broadcom 的無線配接卡,是無法隨插即用的。在搜尋驅動程式的過程中,我發現自己並不是首個在找尋答案的人,縱使我最後利用一份(幾經辛苦地在 Google 找到的)使用手冊來解決這個問題,它的內容實在不夠全面。經過在 CentOS 的論壇上數次長篇討論,我決定利用現有資源及個人在這方面的經驗來編撰一份詳盡的指南。寫成後,我便發電郵給 Alan Bartlett(因為我錯誤地假設他負責管理 CentOS Wiki 內的無線網絡教學文檔),並請求他把指南刊登在網上。不用說,他們表示無任歡迎,而且認為沒有理由不是由我親自動手,於是經過一些改動及社區檢閱後,我便這樣做了。透過參予論壇上的日常工作,我盼望能夠為社區帶來一些好處,並讓自己學習一些新事物,及對別人的想法有更多認知和有所回饋。

你最喜歡哪些程式?

它們為數不少:我寵愛 Vim 文字編輯器、autofs(autmount 常駐程式)讓我活得更輕鬆、K3b、Xine、Eclipse……我亦喜歡玩原裝的 Color Lines,它必須用 DOSBox 才能運作。很不幸地,我天天都應用的 Random House Webster's 字典在 Wine 下未能如我所想般運作,不過說到尾,它依然可用。

當你不是看著電腦螢幕時,你做甚麼?

假若我不是與女朋友共渡時光,我大多數在與朋友飲啤酒(來殺死腦細胞)和討論「生命何等短暫及時空何等無限」。 ;-) 我也必須承認我很熱衷於煙火及飛行。(現時我只能觀看 Red Bull 空中賽事,因為報讀正式訓練課程所須的時間及經費暫時都過於我所能應付的。)

你最喜歡甚麼飲品?

啤酒,那還用說。 :D

不過,論到競酒的話就還有「金箭肉桂蒸餾酒(Gold Strike)」……

你希望在將來參予甚麼事情?

論到 CentOS Wiki,我想「刊登」自己所寫的一篇短文有關維護 Dell 伺服器硬件是何等簡易 —— 尤其涉及硬件健康狀況、監控、及韌體/BIOS 更新。我相信大約 80% 擁有 Dell 伺服器及運行 CentOS/RHEL 的用戶依然不知道關於 Dell 所建立及維護的軟件/韌體/驅動程式軟件庫。

我對某些未有時間/機會接觸的概念亦很感興趣,例如:叢集、Spacewalk、透過 Funambol 把電郵同步至手提電話、等等。

你還有甚麼事情想與大家分享?

我一件不大光彩、但必須承認的事情:我對 Ubuntu 這個發行版本有點厭惡 —— 更正確的應該是它的社群。我相信主要原因來自它所採用某些的方案。還有就是它的預設安裝不包含 Vi(m) 編輯器、沒有 mutt。它的某些預設的路徑有時也會令我很辛苦。最甚的是 —— 環繞著 Ubuntu 及它的社群的誇大宣傳(這當然是我的個人意見)。

在我兩歲的時候,我曾經一口氣飲完祖父那杯含有外於 50% 酒精的白蘭地。

還有一次,當我大約九或十歲時,我透過把電線拿在手裡(另一隻手放在背後)來測試(位於一間棄屋內的)某個破爛電插座的電線是否電壓過低。它的電壓的確過低,所以我安全無恙。我的表弟(他比我大 4 年)不相信我,因此他將一杯水倒在電線上!結果煙花大放。 :-D

4. 社區議題

我們需要社區提示哪裡可找到有趣的議論,並且參予報道不同的觀點、結論及心得。

4.1. Twitter 縱橫

這是電子報內的新一欄。我們希望在這裡張貼一些提及 CentOS 的 tweet,好讓我們能夠更全面地明白社區/用戶的看法。

這個信息於 7 月 1 日下午 3:09 由 @W3Techs 張貼在 #centos,它在 Twitter 引致大量複製(43 次):

CentOS 現時是網頁伺服器上最受歡迎的 Linux 發行版本:http://bit.ly/9p4FGG.

下面隨意列出了一些提及 CentOS 的信息:

Frank Cox

5. 電子報提示欄

如何你想與大家分享一個提示、或者一個很好用的程式,請發電郵給我們。

你有沒有試過在錯誤的目錄輸入 rm * 然後眼看著該目錄內的所有檔案立即消失?

要避免這個情況出現,你可以在有須要受保護於無心 rm * 指令的目錄內加入一個稱為 -i 的空白檔案。

touch ./-i

現在每次你在該目錄內採用 rm * 這個指令,它會在刪除每個檔案時向你發出請示。

我在所有電腦的重要目錄裡(例如 /home/username)都加入一個 -i 檔案 —— 它已經打救了我不少次。

Geerd-Dietger Hoffmann

6. 笑話及趣聞

6.1. 我們有很多光碟

centos01

6.2. 你有否嘗試關掉它然後再開機?

centos-anaconda-error

(假若你不明白這個笑話,請觀看這段映片

Timothy Lee

7. CentOS 修正

本欄為各個被支援的 CentOS 版本突出最重要的安全性更新,並提供摘要及該安全性問題的相關連結。

7.1. CentOS-3

7.2. CentOS-4

7.3. CentOS-5

8. 用戶桌面

User Desktop

9. 社區活動

9.1. 未來活動

CentOS Promo 特別興趣小組安排在各類型的會議及展覽中設立據點(攤位、簡報、等)。我們在這裡突出未來的活動。如果你有興趣幫忙,請參加 Promo 特別興趣小組

9.2. 柏林 LinuxTag

你可以說 CentOS 在歐洲最大的 Linux/FOSS 活動中佔有一席位是個傳統,而今年亦不例外。我們不能但夠碰見其它在社區內活躍的人,更可以與用戶交談 —— 為要知道更多他們喜歡及厭惡的事情。在大量的講座中,值得注目的有 Mark Shuttleworth,Unbuntu 的贊助者。CentOS 的啤酒活動亦提供了一個輕鬆的環境來討論技術性的話題及 CentOS 消息。當然並非每件事情都與啤酒有關。我們亦利用自己的筆記型電腦建設了一個小型叢集、或(用新 IT 術語)可擴展網雲,並且能夠利用手提電話作為開關制分佈編譯一個 RPM 套件。

Berlin LinuxTag

10. 貢獻給 CentOS 脈搏

我們經常在尋找有與趣參興的人:

詳情請參閱有關如何參予的頁面。

最後,如果你想出現於電子報內,你必須正面地貢獻給 CentOS 社區,然後,或許我們的記者會留意到你。 ;-)

Translation of revision 15

zh-tw/Newsletter/1005 (last edited 2011-06-12 12:19:29 by TimothyLee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