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entOS 脉搏 #1005 —— 2010 年 7 月 10 日

[INFO]

你想收到 CentOS 脉搏出版的通知吗? 我们在 centos-newsletter 这个只读的邮件列表,通过摘要及连结发布新出版的 CentOS 脉搏。你可以 在这里订阅。另外你可在 http://feeds.feedburner.com/feedburner/PZYQ 找到电子报的 RSS 频道。

[INFO]

更新。 其它翻译版本包括繁体中文英文。多谢我们的翻译者所提供的协助。

1. 前言

欢迎来到新一期的电子报。今期的电子报满载来自社区、汇报给社区的信息。我们做了一个有趣的专访,而且打开一个通过监视 Twitter 的专栏,好获得更多反馈。一如既往,我们亦收录了笑话及提示。

请享受你的阅读。

电子报小组敬上

Geerd-Dietger Hoffmann

2. 发布

我们在这里要概述在过去一个月内出现的一些官方发布。

2.1. CentOS 6 试用版

在过去数月与社区内不同人仕的交谈中,这是一个经常出现的题目。似乎不少人都预计将会公开发布 CentOS 6 试用版。老实说,其实没有这样的事。让我来解释原因。由于我们的一切源自上游供应商,而且不会修正任何东西(为求维持重要的百份百兼容性),所有问题在上游的源代码内得以修正对我们最有利。假若真的有一个 CentOS 6 试用版,很多误错将不会被汇报 —— 因为人们不会采用内置的汇报工具、等等。因此,一个 CentOS 6 试用版非但不能带来好处,反而有损系统的整体质素。当然,在 CentOS 计划内,某些人会开始研究所需的步骤及科技,并预备最终发行 CentOS 6,但它只会在上游的产品,RHEL 6,版本被公布后才会发行。

Geerd-Dietger Hoffmann
Milos Blazevic

3. 专访

首先你可否介绍一下自己?(工作、居住地点、等……)

我的名字是 Milos Blazevic(原名 Miloš Blažević),我在塞尔维亚的贝尔格莱德居住及公作。接近我在贝尔格莱德大学修读信息系统及科技学位的尾声,我开始寻找公作。因此,在过去两年我在一间名叫 List Solutions 的 DASP(Dell 授权服务供应商)内任职系统管理员/系统工程师。期间,我有幸设置一台 EMC Clariion CX4-120 存储系统,及一台 Clariion AX4-5F。可惜我却没有机会「亲身体验」它们,因为它们都是在订购后被运送到现场进行安装及设置,而服务器内安装了微软的操作系统 :-(。

你的首部计算机是什么?

我记得我的首部计算机是台运行 Windows 95 的 PC486,是与我的哥哥共同使用的,因此同步安装另一个操作系统已经是件创举。 :-) 当时是 1996 年。

你是如何开始采用 *NIX?

大约四年后,自从在电视上见过后,我决定要学会靠触摸打字,因为这样看起来很酷 ;-) 当然它亦有用途。一件事引发另一件事。因此过了不久,我便以部份时间的方式来设置计算机,而在这段期间我听闻关于以 Unix/Linux 内核为基础的操作系统。现在我已记不起要学 Linux 的意念从何而来,但在开始时我被推荐采用 Red Hat Linux。有见及当时是 2001 年,相信这也是对初学者来说最合逻辑的选择。刚开始时我的进度较慢,受制于没有正规的互联网连接(我拥有一个提供 14.4Kbps 带宽的 Connexant HSF 调解器,应用 Google 的功力亦有限)。我只能依赖数本素数低的书本,因为它们的翻译很差(基于不能取得原着)。

你是如何开始参予 CentOS 及它的社区?你主要在哪方面作出贡献?

唔,经过数年以 Fedora 作为主要的桌面操作系统(后期更是唯一的操作系统),我对 Fedora 的功能与及它的演变感到失望。因此经过一年时间持续应用它,我终于放弃了并转用 CentOS(顺理成章地取代 RHEL)作为 Fedora 的稳定替换品。

由那时开始,我开始在所有地方安装它,包拥我在公司采用的笔记本。该计算机内置了一张 Broadcom 的无线适配器,是不能随插即用的。在寻找驱动程序的过程中,我发现自己并不是首个在找寻答案的人,纵使我最后利用一份(几经辛苦地在 Google 找到的)使用手册来解决这个问题,它的内容实在不够全面。经过在 CentOS 的论坛上数次长篇讨论,我决定利用现有资源及个人在这方面的经验来编撰一份详尽的指南。写成后,我便发电邮给 Alan Bartlett(因为我错误地假设他负责管理 CentOS Wiki 内的无线网络教学文档),并请求他把指南刊登在网上。不用说,他们表示无任欢迎,而且认为没有理由不是由我亲自动手,于是经过一些改动及社区检阅后,我便这样做了。通过参予论坛上的日常工作,我盼望能够为社区带来一些好处,并让自己学习一些新事物,及对别人的想法有更多认知和有所反馈。

你最喜欢哪些程序?

它们为数不少:我宠爱 Vim 文字编辑器、autofs(autmount 守护程序)让我活得更轻松、K3b、Xine、Eclipse……我亦喜欢玩原装的 Color Lines,它必须用 DOSBox 才能运作。很不幸地,我天天都应用的 Random House Webster's 字典在 Wine 下未能如我所想般运作,不过说到尾,它依然可用。

当你不是看着计算机屏幕时,你做什么?

假若我不是与女朋友共渡时光,我大多数在与朋友饮啤酒(来杀死脑细胞)和讨论「生命何等短暂及时空何等无限」。 ;-) 我也必须承认我很热衷于烟火及飞行。(现时我只能观看 Red Bull 空中赛事,因为报读正式训练课程所须的时间及经费暂时都过于我所能应付的。)

你最喜欢什么饮品?

啤酒,那还用说。 :D

不过,论到竞酒的话就还有「金箭肉桂蒸馏酒(Gold Strike)」……

你希望在将来参予什么事情?

论到 CentOS Wiki,我想「刊登」自己所写的一篇短文有关维护 Dell 服务器硬件是何等简易 —— 尤其涉及硬件健康状况、监控、及固件/BIOS 更新。我相信大约 80% 拥有 Dell 服务器及运行 CentOS/RHEL 的用户依然不知道关于 Dell 所创建及维护的软件/固件/驱动程序软件库。

我对某些未有时间/机会接触的概念亦很感兴趣,例如:群集、Spacewalk、通过 Funambol 把电邮同步至手提电话、等等。

你还有什么事情想与大家分享?

我一件不大光彩、但必须承认的事情:我对 Ubuntu 这个发行版本有点厌恶 —— 更正确的应该是它的社群。我相信主要原因来自它所采用某些的方案。还有就是它的缺省安装不包含 Vi(m) 编辑器、没有 mutt。它的某些缺省的路径有时也会令我很辛苦。最甚的是 —— 环绕着 Ubuntu 及它的社群的夸大宣传(这当然是我的个人意见)。

在我两岁的时候,我曾经一口气饮完祖父那杯含有外于 50% 酒精的白兰地。

还有一次,当我大约九或十岁时,我通过把电线拿在手里(另一只手放在背后)来测试(位于一间弃屋内的)某个破烂电插座的电线是否电压过低。它的电压的确过低,所以我安全无恙。我的表弟(他比我大 4 年)不相信我,因此他将一杯水倒在电联机!结果烟花大放。 :-D

4. 社区议题

我们需要社区提示哪里可找到有趣的议论,并且参予报道不同的观点、结论及心得。

4.1. Twitter 纵横

这是电子报内的新一栏。我们希望在这里张贴一些提及 CentOS 的 tweet,好让我们能够更全面地明白社区/用户的看法。

这个信息于 7 月 1 日下午 3:09 由 @W3Techs 张贴在 #centos,它在 Twitter 引致大量复制(43 次):

CentOS 现时是网页服务器上最受欢迎的 Linux 发行版本:http://bit.ly/9p4FGG.

下面随意列出了一些提及 CentOS 的信息:

Frank Cox

5. 电子报提示栏

如何你想与大家分享一个提示、或者一个很好用的程序,请发电邮给我们。

你有没有试过在错误的目录输入 rm * 然后眼看着该目录内的所有文件立即消失?

要避免这个情况出现,你可以在有须要受保护于无心 rm * 指令的目录内加入一个称为 -i 的空白文件。

touch ./-i

现在每次你在该目录内采用 rm * 这个指令,它会在删除每个文件时向你发出请示。

我在所有计算机的重要目录里(例如 /home/username)都加入一个 -i 文件 —— 它已经打救了我不少次。

Geerd-Dietger Hoffmann

6. 笑话及趣闻

6.1. 我们有很多光盘

centos01

6.2. 你有否尝试关掉它然后再开机?

centos-anaconda-error

(假若你不明白这个笑话,请观看这段映片

Timothy Lee

7. CentOS 修正

本栏为各个被支持的 CentOS 版本突出最重要的安全性更新,并提供摘要及该安全性问题的相关连结。

7.1. CentOS-3

7.2. CentOS-4

7.3. CentOS-5

8. 用户桌面

User Desktop

9. 社区活动

9.1. 未来活动

CentOS Promo 特别兴趣小组安排在各类型的会议及展览中设立据点(摊位、简报、等)。我们在这里突出未来的活动。如果你有兴趣帮忙,请参加 Promo 特别兴趣小组

9.2. 柏林 LinuxTag

你可以说 CentOS 在欧洲最大的 Linux/FOSS 活动中占有一席位是个传统,而今年亦不例外。我们不能但够碰见其它在社区内活跃的人,更可以与用户交谈 —— 为要知道更多他们喜欢及厌恶的事情。在大量的讲座中,值得注目的有 Mark Shuttleworth,Unbuntu 的赞助者。CentOS 的啤酒活动亦提供了一个轻松的环境来讨论技术性的话题及 CentOS 消息。当然并非每件事情都与啤酒有关。我们亦利用自己的笔记本建设了一个规模群集、或(用新 IT 术语)可扩展网云,并且能够利用手提电话作为开关制分布编译一个 RPM 组件。

Berlin LinuxTag

10. 贡献给 CentOS 脉搏

我们经常在寻找有与趣参兴的人:

详情请参阅有关如何参予的页面。

最后,如果你想出现于电子报内,你必须正面地贡献给 CentOS 社区,然后,或许我们的记者会留意到你。 ;-)

Translation of revision 15

zh/Newsletter/1005 (last edited 2011-06-12 12:23:08 by TimothyLee)